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

杜拉拉成职务侵占高发人群

来源:http://www.esadmc.com 作者: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 时间:2020-01-11 04:06

  年龄职务低 侵财数额少 男为“补”落差女为找感情 一人犯罪全家买单 东城法院调研――
初入职场、年纪小职务低、期望高收入少、受累挨骂牢骚满腹……一部《杜拉拉升职记》,道出了白领们的酸甜苦辣,企业内部员工以权谋私、收受好处等种种潜规则,也被展现在人们眼前。
将公家财物放进“私囊”,这些非国企员工的侵财类犯罪数量增加明显。他们的“贪污”与国企人员不同,在法律上有另一个罪名――职务侵占。
法院的统计显示,在商业公司密集的东城区,今年上半年的职务侵占案件达到11件,是2000年以来的最高峰值。
此类案件不同于以往,呈现出低年龄、低职位、低金额的特点,多是职场菜鸟级的“杜拉拉”所为,也凸显出社会转变过程中,非国企公司的内部犯罪特色。
典型案例 男白领报复单位 拿走公司3.6万 今天上午,31岁的男白领张国锋和24岁的女经理张峥分别被带进东城法院的法庭。二人都因侵占单位财物受审。
“我真的没意识到这是犯罪。”张国锋是北京金宝街净雅餐饮集团有限公司的一名职员,被指控将公司3.6万元的房租占为己有。
案发前,工作业绩不错的张国锋因为一些问题刚被降职。自认为一直兢兢业业为公司打拼的他感到极度不满,加上辞职没有被批准,于是产生了“报复”的念头,在谈成一笔合同后,将公款侵吞。
“既然犯罪了,就要承担责任,我没什么好说的。”张国锋在庭审结束前说。
据了解,张国锋侵吞的钱款已由家属退赔。法院认为,张国锋的行为已经构成职务侵占罪,但已经将部分赃款退赔,因此一审判处他有期徒刑1年。
女经理侵吞10万 给情人买车今受审 24岁的张峥在回答法官提问时,语气中还带着一些稚嫩。刚被带上法庭时,看到坐在旁听席的家人,张峥咧开嘴笑了,表情显得有些无所谓,而她的亲属则掩面落泪。
案发前,年轻的张峥被任命为北京乐摇遥餐饮管理有限公司经理,负责公司的大小事务,分文未得却仍旧乐此不疲,只因为她与该公司的“老板”石某是情侣关系。
此后,张峥与石某闹翻了,她在公司筹备中使用假发票的事件便浮出水面。据指控,张峥采取虚报支出费用的方式将10万余元非法占为己有。
“这些钱的去向呢?”法官询问。张峥表示买了一辆车,并登记在了石某名下。
而从石某向法庭出示的证据来看,对张峥的说法并不认可。
该案没有当庭宣判。
法院统计 半年受理案件数 与以往全年持平 今年上半年,共有11件职务侵占案件被起诉至东城法院,创下了10年来该法院受理职务侵占罪的数量新高。
据了解,东城法院自2000年以来,共受理职务侵占罪的案件100件,单年最高纪录为13件。今年仅上半年的数字便与2007、2008年全年数字持平,这一现象引起了办案人员们的重视。(见表格)
日前,东城法院刑庭庭长狄启骋分析了今年此类案件存在的一些特点。
名词解释 所谓职务侵占罪,是指公司、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人员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将本单位财物非法占为己有,数额较大的行为。
与贪污罪不同的是,触犯该罪的人员,往往没有国家单位或者国有企业人员的“显赫”身份。但与受贿罪一致的,在行为上两罪都是将公家财物放进“私囊”。
特点一 年龄低、职务低、金额低 今年法院所受理的11件职务侵占案件中,被告人的平均年龄创10年以来的最低。
这11名被告人中,除了两人在30岁以上外,剩余的9名被告人年龄均在23―25岁之间,是刚刚走出校门步入社会的年纪。(见表格)
今年涉案的被告人一般在单位职务较低,其中有80%的被告人身份是职员或者业务员。
另外,这些人员的侵财金额均在10万以内。按照法律规定,职务侵占罪以10万元作为量刑的“分水岭”,10万元以内属于金额较小的一档,刑期一般不会超过5年。
历年被告人平均年龄
年份 平均年龄
2006年 32岁
2007年 31岁
2008年 28岁
2009年 35岁
法官分析
2000年以来,职务侵占案呈现由位高权重向低职务过渡的趋势。
2000年左右,大量公司刚刚开始创办,不少职务侵占的被告人集中在公司股东、董事甚至总经理。由于法律观念淡薄,当时的公司高层会认为,公司的钱就是自己的钱,随拿随用,想怎么用怎么用。
随着公司法和监督部门的完善,高层人员的职务侵占数量下降,但低龄低职位的犯罪数量日渐上升。
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目前成立公司的手续比较简便,招聘人员庞杂,审查宽松,没有严格的教育培训和管理,造成公司人员不稳定,流动大。而刚进入职场的“杜拉拉”们,往往带着“朝不保夕”的心态。有机会接触到公司钱财的人员,拿了钱就走人。
特点二 儿女犯罪 父母买单 在低龄化的职务侵占罪中,由于被告人年龄小、侵占的金额少,因此,案发后遭侵占的钱款往往能够被退赔。
据了解,退赔钱款的往往是被告人的父母或者亲属。因为按照规定,将钱款退赔可以获轻判,父母为了保全子女,一般会倾囊相助。
法官分析
“这样的犯罪往往既伤害公司,又伤害家庭。”东城法院的法官表示,低龄被告人往往缺乏必要的责任心和使命感,将公司财产悉数挥霍后,又无力赔偿,父母只好跟在后面买单。
这似乎成了一种变相的“啃老”,对家庭的稳定造成一定影响。
年份 2006年 2007年 2008年 2009年 2010年上半年
案件数 12件 11件 11件 13件 11件
特点三 在今年发生的职务侵占案件中,女性被告人的比例达到40%,也是10年以来的最高值。 根据审判人员的分析,同样是中饱私囊,男女被告人的犯罪起因却大相径庭。
男性犯罪为“弥补”心理落差 据统计,侵占公司财物的男性职员有两类。
一类是与公司存在矛盾,在保险、工资待遇、休假等方面与公司产生分歧,或者认为公司存在拖欠奖金薪金的情况。在问题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,采取侵占公司财物的手法来弥补自己所认为的不公平待遇;
另一类男性职员则恰恰相反,是老板器重和信任的员工,在公司表现良好,业绩突出,主管业务或者掌管公司财务。
这类人表面上似乎不会侵占公司财物,但实际上由于他们的表现优秀,心理预期和需求往往也就更大。
公司对于刚进入职场的“杜拉拉”,往往不会给予过高的待遇,这就造成此类人的心理失衡,进而通过侵吞财物“弥补”自己。
女性犯罪多是为感情买单 女性触犯职务侵占罪,往往是为感情买单。
以今年东城法院受理的4件女性为被告人的职务侵占案件为例。其中两名被告人是将公司的钱财提供给男友吃穿所用;还有一名女性是与男友共同使用公司的钱财;而另一名女性被告人,表面是花销大手大脚,用公司财产填补亏空,实际上她交代说,自己是与情人一起挥霍掉的钱款。
这其中最为典型的案件是沈丽(化名)的职务侵占案。
作为公司主管财务的人员,沈丽在一年内将50余万元的钱款从公司账上划出,给男友买房买车。
案发后,沈丽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。而她的男友对于“吃软饭”的说法则矢口否认,表示从未用过沈丽的一分钱。
得知此事后,无法证明钱款去向的沈丽在法庭上哭得肝肠寸断。
法官分析 职务侵占犯罪中,男性一般是为了“弥补”自己的心理落差,是为了自己。
女性则一般是为了感情而侵占单位财物,是为他人才铤而走险。并且一旦案发,男方往往不承认自己使用过女方侵占的这些钱财。
法官建议 单位发生案件 必然存在疏漏 法官表示,一旦有职务侵占案件发生,单位必然存在着管理方面的疏漏。
东城法院为了防止此类案件的发生,对于每家发生过此类案件的单位,都要发司法建议书建议整改。目前,单位对司法建议的回复率为50%。
单位“漏洞”体现在三方面 根据以往的案件分析,单位的具体疏漏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
●单位的业务财务不分,由一名或者几名业务骨干同时管理,没有必要的监管。
●单位的电脑系统存在监管漏洞,造成员工可以通过更改数据的方式侵占钱财。
●假发票假收据平账,单位财务没有及时发现和监督。
 

本文由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发布于最新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杜拉拉成职务侵占高发人群

关键词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