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

最新资讯

职场作家王强:圈里圈外的游戏人生

来源:http://www.esadmc.com 作者: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 时间:2020-01-14 09:30

  8月,北京,骄阳似火。位于北京CBD腹地的嘉里中心熙来攘往、穿梭其中的人大多带着职业的微笑,不知,微笑里是否隐藏着对刚刚设下的一个个职场圈套的得意,抑或对正在导演的职业精英生死谍变的窃喜?“我的职业生涯中,最精彩的部分,大多发生在这里。”站在酒店大堂的王强冷观周遭。
王强说自己是一个断的非常狠的人,对于每一段经历,下得了那种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决心。“当我快速地奔到终点,我会觉得,‘哦,原来不过如此’,往往这时我已经没有了再继续下去的耐心。我是不是有些矫情?”――在别人眼中艳羡的经历、职位、收入,在王强那里不过都是些讲故事的佐料而异。
35岁便抽身职场的王强一头少白发,穿着打扮已经丝毫看不出职场人士的痕迹,“看我的肚子,更不像做销售出身吧。”王强满意地拍拍自己的肚子。在这位出身销售的人身上,已经看不到昔日的霸气,但其上佳的口才,仍显示出其强势的谈判魅力。
“我的经历似乎有点顺。”王强并不掩饰。的确,也没有办法掩饰,从国内企业一名底层销售,到坐上知名外企中国区头把交椅,王强仅用了七年的时间;而从写博客回首过往,到凭借《圈子圈套》三部曲成为畅销书作家,他也不过用了一年多的时间。
一如决定离开职场,再一次快速跑到终点,王强瞬时失去了对于写作的耐心,“说句实话,书写完之后,我看到WORD文档就恶心。去年6月交稿后,我就再也没有看过那本书。”王强又一次闲了下来,闲到每天都在费劲思考第二天该做什么。这种闲压着他,让他感觉到空前的累。“就像我书中的主人公洪钧一样,半夜去投标时,羡慕坐在工地上畅快吃馄饨的民工,自己真的丢掉工作,穿着民工装满大街溜达时,又迫不及待地想回到原先的轨道上去,人生就是一座围城,我也逃不过。”
不同的是,有的人终其一生,造一座围城;有的人尝试过多种围城的滋味,选中最适合自己的围城;而王强却是造一座围城跳出后再造一座围城,每一座围城就像一出戏,浓缩却不失精彩,是戏?是人生片段?――王强时常自己也恍惚。
如今的王强,又站一个新的起点上,他将自己定位在经验派的天使投资人的身份上,这一次他不知道要跑多久能到终点,对于他来说,属于他的一幕新戏开演了,他会做一个尽情发挥的主角。
失败打磨成功
2006年,一本描写职场风云的小说《圈子圈套》,出乎意料地轰炸了职场界。原本想着在天涯上根据自己的经历写写职场故事,帮“涯友”们打打牙祭的王强没有想到,自己这么快就一炮而红了。“没有想到这书会火,一开始写,就像老太太把自己的故事一个一个讲出来,后来觉得连起来写会更有意思,于是设定了三部曲,想好《圈子圈套》的名字,便开始码字。”
每天坚持码3000到5000字,3个月出一本书,一年完成三部作品。王强完成了一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“构思并不难,难就难在每天枯燥地敲字工作上。”这个用快餐速度完成的作品,却让读者有如食到一桌满汉全席,大饱“口”福。王强言,真实是故事最好的“主料”。
那些活生生的主人公,那些撩人心弦的情节,都残留着不同时期王强的味道。因为从1993年冬的那个面试开始,王强便扎入IT销售这个圈子,并在其中沉浮浸染了十年,浸透了酸甜苦辣咸方才谢幕离场。
1993年的冬天,格外寒冷,但却是王强盼望已久的春天,在迫不及待地完成硕士论文后,他便到处寻觅踏足社会的机会。作为清华大学的研究生,无论留校、出国或是去科研机构,选哪一项,都是再好不过的出路。可他并不喜欢毫无悬念的生活,“比如去科研机构,我都知道几年后,如果不出大的差错的话,我大概升到什么位置,除了工作之外,我似乎只要熬时间就可以了。”
1992年兴起机关人员的下海大潮,让王强看到了另一种生活,一种可以凭借自己努力创造奇迹的生活。这一年,中关村的企业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由上一年的2600余家激增到5180家,中关村大街上各处都塞满了新开张的公司,住在中关村大街的尽头――清华校园中的王强也强烈感受到中关村的热闹。王强决定从学校直接下海,他选择了在中关村已经颇具声望的联想,从一名底层的销售人员开始了自己跌宕起伏的生活。
“面试并不顺利,笔试我基本交了白卷,但在面试时,我的口才发挥了很大的作用,我就凭着一张嘴皮子,让面试的老师记住了我,最终给了我进入联想的机会。”完全放弃自己的专业,连计算机都不懂却跑去联想做销售人员,王强并非赶时髦,“销售是一个捷径,销售就是战场,为什么战场上的士兵能够脱颖而出,因为在战场上更有机会证明自己。胜与败是最客观的评价,我甚至不用过多地考虑别人的主观看法,我只须拿出无可争议的销售成绩就能证明自己。”
在经历了半年打开水、擦桌子、接电话的打杂生活后,顺利毕业摆脱学生身份的王强才正式转换到销售人员的角色上,然而,这条捷径并不好走,此后的半年,王强没开过“胡”,一个单子也没拉回来。“年底的时候,其他销售人员捷报频传,又是分烟,又是发糖,然后笑逐颜开地进一个小屋,神神秘秘地走出来,尽管我从没进过那个小屋,但我知道那是发奖金的地方。”这多少对王强是个刺激,好在他的上司并没有给他脸色看,他决定在上司赶人之前继续扛着。
“别人接电话的时候,我都竖着耳朵听,别人讨论项目,尽管没我什么事,我也搬个凳子凑过去。说句实话,身上扛着销售指标,我没什么办法,除了快速学习,剩下的就是扛着,扛到我跟的项目有结果。”快到年底时,事情终于有了起色。一个月内,王强拿下了四单,“我终于证明自己是一只会下蛋的鸡,赶紧请同事暴搓一顿。我也终于有机会进入那个小屋,人生第一次见到了港币上的大狮子。”
1994年,有更多的外企试水中国,能成为一名外企白领是当时年轻人的时尚。王强也一直寻找着机会,对于他来说,“想体验一下外企氛围,更希望自己从IT硬件销售转向软件销售,从卖产品转向提供整体解决方案。”一家外企向他频频伸出橄榄枝,但却毫无余地的拒绝了王强的加薪要求。尽管有些犹豫,王强还是放弃了在联想奠定的基础,去了新公司SSA,“后来,我才想明白,我的新老板真的很有水平,没多花一分钱,把我挖走,的确他知道我想要什么,准确抓住了我的心态。”
这个圈子,远比王强想象的要复杂。中国市场越来越开放,各路英雄齐登场,香港人、欧美人、中国人,有竞争力的都想来捞钱。“最有水平的人,想办法来制定规则;水平差一点的人想办法遵守规则;最后的人只能重在参与。每个项目都有错综复杂的事情,有的时候,你根本看不清。”王强知道需要时间去适应转变,但却没有料到刚进入新公司,第一单生意就让他结结实实地摔了一跤。
王强被指派协助广州分公司拿下一单跟了很久的生意,王强参与后,买方很快提出直接与王强谈生意,绕过广州分公司,“说实话,我心里很高兴,买方愿意绕过广东分公司,和我这个不会讲广东话的人谈生意,这证明我有实力啊。”就当项目进展到即将拍板签合同时,王强没有料到,一个香港人搅了局。“公司里面说什么的都有,说我王强抢项目,说我设局,其实我那时还没锻炼出设局的心机。我终于明白,当你以一个良好的心愿,尽心尽力去做一件事,就觉得所有人都应该站在你这边帮你时,你是多么的愚蠢。”这是王强第一次掉进商场圈套中,重重的一摔,让王强痛的想离开。
“我没有离开,即使我在公司已经是一个万恶不赦的讨厌鬼,我还是不能离开。继续扛着,有些时候,真的做什么都没有用,只能扛着,等着那片云彩飘过来,把你从谷底带出。”直到陆续签了几个大单为自己的实力正名后,王强才选择离开。他选择的下一个目标是西门子。在西门子,王强从单枪匹马的销售员成长为一名管理者,也正是借由西门子,王强找到了创造职场奇迹的出口。
“说我自己的经历很顺,其实大顺都堆积在无数困难之上。”王强说,那些失败的经历都会不由分说地扎根在脑中,每一个细节都像刚刚发生过那样新鲜,反而是那些助他提高名气的成功倒没留下什么特别的痕迹。“我做到后期,职位已经非常非常高了,我自觉我做销售的天目都开了,可以看到销售项目的本质,表面上的手段已经骗不了我的时候,很多时候我还是不知道,到底赢在哪。但是输,一定知道哪里错了。”
销售与被销售
身为西门子行业应用服务部经理,王强并不满足,尽管在这个职位上,他必须要将自己的年龄隐藏才能让对方放心,“好在我天生少白头,一头银发很好地遮盖了对我年龄的猜疑。”
不断有猎头来找王强,尽管很期待上升的机会,王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,“说句实话,我的简历根本没有竞争力。以王强关注的SiebelSystems为例,SiebelSystems一直网罗各方猎头寻找中国区负责人,作为全球最大的CRM(客户关系软件)公司,SiebelSystems是销售人员顶礼膜拜的圣殿,自然这座圣殿开出的负责人标准要有殿堂级别,“有海外工作或学习的背景,曾在美国类似企业任职,拥有10到15年的工作经验,管理过一定规模的团队,我没有一条符合。”
恰好西门子是Siebel的合作伙伴,Siebel要在旧金山举办全球合作伙伴大会,王强想都没想便把参会的机会争取过来。在开会的间隙,透过友人的指点,王强找到Siebel全球市场负责人Tom Hogan,“我来自中国,想和您谈谈Siebel?的产品在中国的发展。”尽管诧异于陌生人的直白,Tom Hogan还是答应了王强的邀请,并约定晚上通过电话约定具体时间。
整个晚上,王强不停地打电话到Tom Hogan的房间,一直到12点电话才有人接听,尽管Tom Hogan答应第二天一早一起和咖啡,可王强明白,这很有可能是出于礼貌才接受邀请。Tom Hogan并没有把这个来自中国、要给他介绍中国市场的人当作能带给他惊喜的人。
第二天一早,王强早早来到咖啡厅,如他所料,Tom Hogan并没有坐在那里等他。王强来到电梯间,决定在这里堵一下Tom Hogan。电梯打开,再一次如王强所料,Tom Hogan并有向咖啡厅走去,“您好,您还记得我吗?我们昨晚约好谈事情。”Tom Hogan想了半天,终于想起昨晚的约定,便答应和王强谈谈。
“你来自中国,中国是一个大市场。”,“你知道中国是一个大市场,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。”王强的直白激起了Tom Hogan的好奇,整个谈话,Tom Hogan始终没有碰面前的咖啡。40分钟后,Tom Hogan拨通了王强后来的顶头上司的电话,“你不是在一直寻找中国区的负责人吗,不用找了,我已经帮你找到了。”
几天后,回到中国的王强已经成为Siebel?中国区的总经理,尽管是光杆司令,王强还是在盈科中心租了一间小小的办公室,既是员工又是总裁,每天拎着包到处跑,开始兑现他之前的承诺。Siebel在中国的发展也如王强当时和Tom Hogan描述的那样,没过多久,中国区便成为Siebel总部最值得关注的海外市场。
正当Siebel在中国大放异彩的时候,王强选择了急流勇退。这一次,不是他销售自己,而是成为别人手中的产品。在带领Siebel?成功攻破中国市场后,王强瞬时成为市场炙手可热的人物,“有很多猎头来找我,我基本上都拒绝了,很少有人能真正打动我。”
但一个澳大利亚猎头却成为例外。不同于其他猎头,这位澳大利亚人并没有以介绍新公司为开场白,而是和王强谈起了足球。“他问我希望成为中国队的米卢,还是希望做巴西的主教练?成为米卢带领中国足球走进世界杯,变成英雄;而当巴西教练,不过是再拿一次总冠军而已,如果拿不到,很有可能背上骂名。” 王强承认,对方轻松地抓住了他的特点,“他了解我的处境,更知道我是一个喜欢挑战的人。”
2001年10月7日,中国队出线了。获得了进军世界杯的资格,实现了45年的梦想,同一天,王强走马上任全球最大的未上市软件公司SAS中国区总经理,并一度带领这家公司创造辉煌。一年半后,王强选择隐退,在职业经理人最为黄金的35岁,告别了自己的职业经理人的生涯,还是那句话,“当我跑到终点时,我开始厌倦之前的生活,尔虞我诈,钩心斗角,我累了,更重要的是我失去了继续下去的耐心。”
莫比乌斯圈
在《圈子圈套》的封面上,有一个扭面圆圈,是数学分支拓扑学中赫赫有名的莫比乌斯圈,选择以莫比乌斯圈为封面,是王强的创意。“行走在圆圈内壁,无论你怎样走,都不可能走出这个圈,想要到圆圈的另一面,只有打开这个圈,扭转一头再接上这个圈子,才能走出圈子,看到圈子的外面的世界。”
王强决定断开自己奋斗了近10年的IT圈子,去看看圈子的另一面。离开SAS公司后,他远赴加拿大,过起来了难得的与家人团聚的生活。这回他沉寂了一年多。2004年,王强与两位毕业于清华的职业经理人创办了九帮网,由职业经理人转换到创业者的角色,这回王强走出了以往的圈子。
但这次创业仅仅维持了一年多,花光三人的投资后便草草以失败收场。“三个臭皮匠顶上一个诸葛亮,但三个诸葛亮却不一定顶上一个诸葛亮。”三个创业者都曾是叱诧业界的风云人物,比起迁就别人,每个人都更愿意坚持自己的主见,“我说我们三个是‘梦之队’――同床异梦之队,九帮网做着做着就偏离了最初设定的轨道,找不到之前的方向了。”
还有一个原因,王强发现自己不再拥有当年愣闯联想的激情了,“我心中的那一团火似乎已经熄灭了,这恰恰是创业者的死穴。”三个人拥有太多的机会成本,不创业依旧在圈内吃得开,因为没有逼上梁山的破釜沉舟,自然没有跨越困难的耐心。
2005年,九帮网已经迷失了方向,深夜坐在服务器前,王强突然异常地平静,于是他拿起笔,开始记录过去的每一个精彩。几个月后,王强以畅销书作者的身份再次出现在公众面前。也在此时,他遣散了九帮网的员工,正式宣告创业失败,并决定再也不碰创业了。
2007年,完成《圈子圈套》三部曲后,王强又有了尝试新事物的冲动。当年末,王强回国,此时他的身份已经是天使投资人,他想去找一些项目、团队,帮助他们走好关键的创业初期,“我的资金肯定有限,我并不把自己定位在财务投资人身份上,我希望我之前积累的经验成为有价值的投资。”王强笑言,之前的创业,钱赔得干干净净,尽管自己输得一塌糊涂,却用失败换来了难得的经验。“我毕竟在这个圈子这么多年了,知道什么东西听起来像那么回事,什么人能够做成事。”
现在王强已经开始参与投资一些项目,他的经验已经被证实行之有效,“我总是能在别人感觉还不错的时候,指出令他脖子后面的毛都竖起来的致命问题。”王强发现问题的眼力,让很多创业者惊异,他们都力邀王强加盟,王强却一概拒绝,“我已经证明了自己不适合创业,做投资人,也是玩票心理,觉得很有价值,可以帮别人做点什么。”看得出,征服欲极强的王强对自己目前的定位很满意。

 

本文由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发布于最新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职场作家王强:圈里圈外的游戏人生

关键词: 最新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