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

毛一丁-中关村名打工

来源:http://www.esadmc.com 作者: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 时间:2020-01-19 04:44

  上个世纪末采访毛一丁,拖到新世纪初才动笔。清晰记得,我们在中文之星的办公室聊了挺长时间,他说话像杯温水,不温不火、有问而答,带着间歇的沉默。而不是撰稿人通常希望看到的那种被访者情绪兴奋,把故事和细节都滚烫地漫溢而出。 “看到小面的来领货,心里挺高兴。”
刚结束,毛一丁跟父母从青海回来,他在青海往了8年,渡过了童年时光。刚到北京,身子骨弱、块头小,老受同学欺负。“我妈不忍心,找了个同事教我练武术。”他扶了扶眼睛,微笑藏在深处,“学些通背拳、摔跤什么的,确实有点进步,原先,俯卧撑做不起来,后来能做了。”
毛一丁练武术只算纯粹的“强身健体”,从没有过实战经验。1986年,他考进北京体育师范大学教育系。“大学里,什么都学,田径、体操、包括太极拳,当然还有解剖、生理、生化之类的课程。”选修课没有选够,只剩下一门古典文学。“同学报的计算机课不想上了,我就替他上课,用苹果II学BASIC程序,老师念到××名字,我站起来说‘到’,后来考试时才把名字改过来”。就这样,毛一丁认识了计算机。
大学毕业,他被分配到中国农业大学教武术。从1990到1992年拼命钻研计算机,“几乎天天不睡觉,忙活到后半夜,练就了一手专业五笔打字水平。”两年教师生活结束后,毛一丁投身中关村“下海”创业。从此,开始演绎他流动频繁的“打工王”生涯。仔细掐指算了算,前后竟换了10个工作。
“从学校出来,母亲给了2500块钱,当下海的启动经费,开始在广告公司,他们想搞三维动画,但没有搞起来。后来,跟几个朋友办了一家神农咨询公司,提供农业技术信息,基本达到收支平衡。”93年,他进了顺天电脑公司,任推广部经理,做太极码(两笔字型)的业务拓展。“那时,我才开始写东西,在《电脑爱好者》上连载太极码教程,清华大学出版社出了本书,还到全国各大高校去做讲座,跑了82所学校。”
离开顺天后,毛一丁到怡江公司当总经理助理。适逢中文平台大战,内外交迫:要抵御微软6.22中文版,要预测DOS向windows转变的趋向,要打击联想汉卡等竞争对手,同时还要与其它USDOS软汉字系统较量。能把天汇汉字系统做到不小的名气,回过头看也算“拿得出手的事情”。“天汇有个系列产品‘中文支撑环境’,类似简易版本,价格比正式版本便宜不少,走代理商和邮购两条路。”提到战绩,他的眼睛里透出些许兴奋,“每天9点上班,打一辆小‘面的’来领货送到邮局,心里挺有满足感。每天拉走一车,共卖掉三、四千套,还算不错!”
96年春天,DOS中文平台几近衰落,金山公司把他请去当副总,管金山的营销,对小产品“金山影霸”情有独钟。“跟金山谈的时候,感觉是个小产品,市场上预计打平即可。”当时,国外的解压卡进来,在486电脑上能放VCD,而用软解压软件,播放出来的图像一帧一帧的,金山影霸却能在486上顺畅地播放VCD。“我们把影霸适当包装,提出‘不用解压卡、照看VCD’的口号,这个软解压的软件在连邦排行榜上长期高居冠军。”这段日子,有收获也有遗憾:“考虑到行业壁垒较高、市场前景不明,对教育软件没看准,没去做起来,现在,科利华、金洪恩的软件卖得都很火。”
96年秋天,毛一丁到长城集团做市场策划部传播主管,负责金长城电脑的推广工作。98年春节前,加盟到连邦公司当公关部经理和策划总监。99年年初,参与筹备8848,从1月7日战斗到4月,网站正式推出。当年年底,与其他两位“元老级”人物同时离职,引起业界强烈反响。半个月后,集体加盟实华开公司,在新单位只做了3个月,把EC123规划成网上折扣店后,离职到目前的中文之星当副总。 “孩子是人家的,做市场的永远像奶妈。”
他的跳槽史归纳起来,大致能分几个阶段:做太极码时称为“入行”,搞天汇时才有了“定位”,在金山“练手”,金长城像“进修”,到连邦“如鱼得水”,此后才趋向“成熟”。
毛一丁跳槽,没离开过IT和市场两个圈子。有句话实践多年,依然初衷不改,“要做市场策划人”。“跳来跳去,都是为求生存。对做这行,我有个保姆理论:孩子是人家的,做市场的永远象奶妈,可以尽心,但不要太多情,别把孩子当自己的。要说天赋,关键在敏感,闻得出哪里有钱的味道。”
他觉得自己比较顺利,选择机会比较多,经常以“职业杀手”的身份出现。“许多人劝我自己当老板,我暂时没这打算,从能力、经验和资源上都不足。有的人适合做帅,而我适合做将,既然是将,要文武皆全、忠于职守,找到好的战略,运用好的战术。我们给公司花钱,在我手里,要让你的钱花的值。”
“其实对每件事,我做的时候都希望做得越长越好,但行业发展和环境变化,叫你不得不换。不过,我从来不说打过工的公司的坏话!”选择新工作,毛一丁有四个标准,即:事可不可干、人可不可交、环境够不够好、待遇够不够高。
“老的时候写本书,书名叫《混在中关村》!”
“对网络,我只是个看客,不算老网虫。96年,金山架构的BBS服务器就在我办公桌脚底下,4根线,4个modem,踢一脚就能停。”平常上班,顶多抽1个多小时,看看新浪、搜狐、chinabyte和天极等网站的新闻,“找东西、找感觉”。他答应刘韧去IT写作社区灌水,却忙得实在没时间。“我在《信息产业报》有个连载,发了33篇,放进donews,也够罐1个月的。”
97年1月份,他在龙泉驾校报了名,打算学开车。于是,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,穿着大棉袄,骑自行车到颐和园,搭大巴到京郊的教练场。中午在食堂吃饭,晚上回家住,很快就拿到了驾照。说起学车,还有段趣闻:越野训练的时候,车在山路上起伏前进,手机信号时断时续。有天下午,碰巧车开到上坡,他接到连邦总裁吴铁打来电话,说公关部经理刚走,想叫他过去。“我刚从金长城出来,闲着,机会来的巧,连手机打的也是时候,要不,车开下山,八成没信号。”
也许从小在偏僻的青海长大,毛一丁喜欢找“自然环境”玩,对人少的地方犹感兴趣。去年夏天,连着几个双休日,他开车带老婆去郊外,爬长城,登烽火台,看田野风光。“对北京的西北部地区,我可了如指掌,昌平、延庆、怀柔、顺义、密云……都去玩过!”96年给自己放假,他去了趟西藏,花了20多天,没去成珠穆朗玛峰最遗憾。稍有犹豫,他说,这趟经历跟后来“8848”的名字有关系。
99年夏天,新闻里热炒中国科考队考察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的消息。毛一丁很兴奋,跟朋友私下里说,“明年夏天,我开辆吉普,直奔珠穆朗玛峰,每天发两篇稿子回来,直到车开不动,把车扔掉,反正也不值几个钱。”说计划时,他还在8848公司,稿子也打算在自家网站上登。谁想到,“明年”还没来,年底,毛一丁就辞职离开了8848。
他深呼了口气,感慨地说,“老的时候写本书,名字都想好了,叫《混在中关村》。”我想,这样的故事应该有嚼头。
 

本文由泰安市升源挖掘机职业培训学校_专业技术培训,培训信息_星途技术培训资讯网发布于最新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毛一丁-中关村名打工

关键词: 最新资讯